【桃源铜仁·美丽乡村】松桃寨英古镇
2014-04-28 16:18:36   来源:微铜仁   

寨英古镇

寨英古镇位于松桃苗族自治县西南部,距县城65公里,松(桃)江(口)三级油路贯穿全境,是中国历史上川楚之民最早进入贵州朝靓梵净山宗教朝圣的梵净山东线古道必经之地,它也是迄今为止贵州省保存较完整、梵净山区域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有“梵净古都”之称。

它曾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六子朱桢进入梵净山区的屯兵之地。其城内的古城墙、古城门、水门码头、古石板街道、八大商号及桶子屋民居、会馆等遗址尚存,更见当年的热闹繁华景象,是一座苗汉文化交融具有典型徽派建筑风格的古镇,时有“小南京”之称。上千年历史悠久的滚龙民间艺术使其当之无愧被冠以“中国滚龙艺术之乡”的美誉。

寨英古镇·老街

寨英古镇性格异常温顺,就如羞于表达的朴实纯正的村姑,眉宇举止间却还是掩饰不住那脉脉的柔情吊脚楼下笼着的一汪幽水,正是她诚挚的情怀;临河的一扇扇木窗,启阖之间,纳下片片匆匆来去的帆影。古镇虽窄小,却并不失平直简约,一条条幽深的小巷里弄,一头勾连着街道,一头曲曲折折地延伸过去,把整个古镇引宕得一波三折,有了音乐的节律。

岁月的刀斧,在沧桑的脸上刻下无法磨灭的痕迹。曾策马行走的街道,谁一路匆匆而行,带来神话种种。夹杂的南来北往的过客,来也匆忙,去也匆忙。镌刻的记忆,在历史中沉寂。

  

  寨英古镇·滚龙

这里的景观,总是带着某种奇幻神秘的色彩。晴天,阳光丝丝缕缕,穿透绿意盎然的树叶和鳞次栉比的青砖瓦房,将泼墨写意的光影彩绘在清清爽爽的石板之上:当百灵鸟的鸣啭和原汁原味的山歌带着野草的芳香和河流的甜润,若天籁之音从山那边传来;雨天,青春流光溢彩的女孩最爱看石板与雨滴热烈相拥的场面,耐心地倾听水对街的柔情万种不忍分离的绵绵情话,在古街雾色苍茫的背景和流行歌曲的旋律中倚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最吸引人的是著名的福寿宫了,它和紧郊的万寿宫一样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厚实的木门和粗壮的木柱,歪斜的板壁上挂着残缺的窗群,雕刻精致的神龛已被烟熏火燎。但这一切却始终遮掩不住宫殿最初的豪华与气派,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它都称得上是古代建筑艺术的集大成者。宫殿以四方井为中心,构思精巧、规模宏大,殿内所雕饰或历史人物,或花虫鸟兽,从表情到形态,灵动绝伦,栩栩如生。万寿宫是古镇现存最大的会馆,据说是由段、程、陈、吴等姓氏共同出资,于清康年间修建,同治十三年建成,占地面积八百四十平方米。由于沧桑巨变,塑造了它的沉默。它静静地伫立在朝阳的光照下,让苔藓抚慰着它的伤痕,让风儿抚慰着它的记忆,淡淡地看秋去春来,冷冷地听雷鸣雨骤。它残缺的肢体以坚忍毅力支持着,站立着,是要把荣辱永远保存下来以警醒后人?它没有说话,可是仿佛又说了很多很多。

    

    寨英古镇·滚龙

面对这里的青山绿水,遥想久远的岁月里那些逐水而居的人们,走进寨英河,走进这片上天赐予的丰饶土地,会带着怎样的欣喜和感激之情,伐木山巅,建筑沙湾,饮马清流,泊舟清渚,何等的风光!

悠闲漫步在幽深的古街上,不经意间被一位老人请进屋里。进门处,是一个小花园,栽了清一色的茉莉花,雪白玲珑的小花朵强韧的挂在深绿色的枝条上,香味四溢。小花园后面有一道侧门,是打开着的,望出去就是宽阔的河面。

房屋是两房一厅的格局,还算宽敞。厅内摆了几张木椅,桌上有一台超薄彩电,一缕沁人心脾的梵净山云雾茶香,从玲珑典雅茶几上一盏茶壶中荡溢出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从房门里面飘出来,冲着我们莞尔一笑,大大方方地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清茶。一会儿,姑娘就走出门去了。

       

       寨英古镇·滚龙

这位六十开外的老人,一色的汉族服饰,嘴上叼着长长的烟斗,两眼眯着,神情泰然。而故乡的印象是否在祖辈的口传中留在他们的记忆里呢?那一派烟雨蒙胧、那一片依在洇洇河畔的楼影,那飞檐翘角的青砖四合院,那盈满了水的灵柔的丝绸,他还是如梦幻一般地记下来了。老人姓陈,他兴奋地呷了一口清香的云雾茶后,像见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与我们聊起天来。

他说几乎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有它特殊的随军文化,用来丰富军人的精神生活。明朝军队的随军文化中有一种典型的戏剧,叫做地戏。这是一种带着面具,以军事题材为主要内容,以说唱为主要方式的独特题目。当这一随军剧种因为屯军的缘故来到贵州,就与贵州历史悠久内涵深远的傩戏碰撞了。安顺平坝的屯堡古镇的屯军后代把地戏保持了下来,我们这里的地戏当时也兴起,清末才失传。倒把花灯、茶灯、舞龙传承下来了,除此之外,还有唱山歌的习惯,无论老幼都能郎情妹意地唱上一阵。

         

         寨英古镇·滚龙

也许每一处风景不是诗人吟咏之地便是佛家之地藏,一丛参天古柏,赫然在目!所谓“才必兼乎趣而始于化,情必近乎痴而始于真”的无憾感悟;一个驿站客栈或者被经纬的条条石板街道,狭窄而悠长,所谓“南北阡陌之应酬,交错纵横之客往,不怕东来浓艳,就怕西来沾恋也”的悠然遐想;即使这样,那我就姑且拥有那份眷恋的炊烟,时而穿过心里的桥洞,时而飘到心境的对岸,取舍得失人类最大痛苦的欲望;也为对岸河边那又低又宽的石栏,坐着如诗躺着如画的感慨,静坐静躺于一种无生无死无胜无负的无人境界,物我两忘,苦苦着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霄壤之别,承受别人无法承受的精神虐待,抑或韧着千剑刺体,万箭钻心的历史负荷,把沉重的文化凡思借助秀丽的山水幽幽吐出,走出自我个人与风景核心的周旋。

          

          寨英古镇·长街宴

在文化百园里的精神领域拓展着其它学科里无法顶替的思想光芒,毕竟有着梦的挪移拖着月光下的凤尾竹,让自然的景观与历史文化的奇葩,拜访着一件件语言瑰宝的艺术之尊,笑傲着勇敢犀利的思想和所向披靡的语言,演化成山水是山水的状元牌坊,或云小儒是小儒者的类聚;或云大儒是大儒者的通行证;终久名镇的背后是建筑,名人的背后是人民的文化气息,为成功的人或物之背后有许多常人不具备优点的申述,俨如胳膊朝内弯,拳头向外打的意识形态,向你有意无意地表露其中特有的思想内核,品味文人才子,各衔其能的灵性典范;俯视或仰望高贵是高贵者的座右铭,勇敢地屏除假装集体睿智弱能的浮躁的时代,恬静地隆起崇尚绝对服从的人性扭曲,为你为我地完美着另一种栖息的山水家园。

这凝聚着人文的精粹,就是寨英幽幽长长的风韵。

责任编辑:匡奇燃

相关热词搜索:铜仁 松桃 梵净山

上一篇:【桃源铜仁·美丽乡村】石阡尧上民族文化村
下一篇:黔东北傩戏概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