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压龙关突围战
2015-01-07 17:18:09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1950年3月31日的压龙关突围战虽已过去六十多年了,但至今记忆犹新。压龙关地处崇正和复兴两乡交界处,距天堂哨约六华里,山高林密,地势险要。从天堂哨至印江,须从关口沿着一条婉蜒曲折的小路,下到峡谷深处,再通过架在小溪上的一座桥后,沿溪走到坪底寨,出峡谷,就是开阔地带。1950年3月31日晨,二区(天堂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撤离区政府向县城转移中,在压龙关遭到土匪袭击,突围战就在这一带展开。

指挥员是区委书记(当时称指导员)张玉振同志。

1950年2月,印江县人民政府宣布成立后,紧接着各区人民政府亦相继建立,张玉振同志被上级任命为二区区委书记,韩文彦同志被任命为二区区长。张玉振书记率全区工作人员到达各自的工作岗位后,即展开宣传新区政策,做好统战对象国民党回乡军官陈世瀛及旧乡保人员的思想开导工作,解除其疑虑,减少对立面,稳定本区局势,为发动群众,征收公粮打好基础。巩固人民政权,当时面临着的形势相当严峻,区人民政府刚刚建立,国民党的乡 、保 、甲制度还维持原状,旧乡保人员仍在供职。人民政权是否长期存在,贫苦农民还持怀疑态度;国民党反动残余势力,由公开转入秘密活动,继续与人民政府为敌。他们造谣破坏,惹事生非,区党政机关有时还被其骚扰,有的公开威胁工作干部及助征人员(政府招收社会知识青年作为社会力量帮助征粮),阻碍正常工作开展;国民党旧军官陈世瀛回乡后,纠集二百多人。驻扎在区政府所在地的天堂小学内,崇正 、尚武两乡的乡保人员,都看他的脸色行事。加上县人民政府又委之以县剿匪指挥部副指挥长职务,借其合法身份,对我人民政府耍两面派手段。

由于驻黔解放军主力参加成都大会战,消灭胡宗南匪帮。乘我后方兵力少而分散,一小摄反动顽固分子认为有机可乘。3月下旬,印江恶霸豪绅肖泽奎 、肖泽安 、王新治 、张思藩 、黎锐夫 、任公民等反动头目,见县驻军少,且分散在边远山区,在国民党铜仁地区专员公署保安副司令马冠群的策划下,与邻县匪首勾结发动反革命暴乱,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

暴乱先从四区开始。针对这一情况,当时县长张佃一,县大队副大队长宋占林,教导员孙占祥等立即研究,采取了应急措施。决定立即召回正在县    城参加征粮会议的各区区长(会议缺四区区长),通知该区所有人员,迅速在区集中。然后尽快回到县里。3月29日,二区韩文彦区长骑马回区,向区委汇报了县领导的决定。张玉振书记听完汇报,深感情况危急。立即在天堂哨街上找几位农民,密派他们分头前往通知分散在各乡 、保的干部和帮助征粮人员到区集中。并及时召开在区机关的干部会议,研究撤退计划。

会议研究决定:“3月30日天亮前,全区所有工作人员撤出天堂”。张玉振书记对当时区人民政府的处境,在会上进行了分析。他说:“我区工作干部仅九人,加上解放军一个班和征粮队员,总共才三十几个人,长短枪二十多支和驮马两匹。而陈世瀛驻在天堂街上的武装人员却有两百多。看来,陈是两面派。我们撤离时,是否会袭击我们,还很难预测。再说,从天堂到印江,经过凉风坳至坪底寨这段路程,是狭谷地带,地形险恶。从坪底寨到县城,还要经过复兴乡公所和该乡所属的几个保,其应变组织‘防剿队’反共武装,不知还有多少?因此,在撤离过程中,随时都要作好战斗准备。”与会同志完全同意张玉振书记的分析,大家都在积极准备经受一场战斗的考验。

3月30晨,到各乡 、保去的干部和征粮人员都已齐集区政府,整装待发。唯独尚武乡李景全 、张福祥等三位同志尚未回区。领导们非常焦急,区领导宣布当天不走了,再等李景全三同志一晚上。到深夜,三位同志仍未回区。根据情况分析,实在不能再等了。31日早晨八点过钟,玉振书记要韩文彦区长到陈世瀛的驻地(天堂小学)对陈说:“县里通知我区全体工作人员到城里开征粮会议,还有李景全等三人在乡里未赶到,如三位同志到区,请副指挥长派人将他们送到城里交给我们。”陈世瀛似笑非笑地答应了。韩区长从陈的驻地回区政府后,张书记再次检查二区撤退的队伍,趁着浓雾,率领队伍向县城疾进。

当队伍到达凉风坳(距天常哨五华里)时,碰到崇正乡旧乡长陈明威 、武装干事任忠福和陈明达带着乡里几个武装兵正从压龙关那边过来,鬼鬼    祟祟,对撞而过,也不打声招呼。当时有的同志就主张把他们的枪下了,张玉振书记说:“这些都是陈世瀛的人,陈是人民政府的统战对象,同时还要陈把李景全等同志送交我们。咱们下了人家的枪,既违背了政策,又对三位同志的安全带来威胁。算了,让他们走!”我们的队伍继续向县城前进。

当我们到达压龙关下到坡底时,突然山坡上一阵排子枪弹向我们射来。

接着两边山上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土匪群的嚎叫声。区领导指挥大家隐蔽在土坎边。在这紧急情况下,有的同志提出,后面枪声不紧,干脆退回天堂哨要陈世瀛负责保护;有的同志又主张冲上山去,和敌人拼个高低,让土匪尝尝我们的厉害。张玉振书记力排众议,果断地对大家说:“我们的任务是回县城接受更艰巨的任务。”张书记严肃而坚定地大声命令:“一班跟我冲锋,三班由武装委员王金安率领作后卫,二班由韩文彦区长带领紧跟一班前进!不准任何人掉队。”这时,发现敌人在前面和左右两山伏击我们,其目的似乎是逼我们退回天堂,由陈世瀛来把我们消灭。玉振书记看穿了敌人的阴谋,他率领一班一鼓作气向前猛冲,一时枪声 、手榴弹爆炸声,交织在一起,山鸣谷应,震耳欲聋。俗话说得好,“两军相逢勇者胜”。土匪毕竟是乌合之众,在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奋勇冲杀面前,一个个已经吓破了胆,哪里还招架得住!只得向两山溃逃。我们的队伍冲出了重围,摆脱了敌人,沿着峡谷向前猛进。虽有少数顽固敌人尾追在后面放冷枪,却好像在欢送我们。当我们的队伍到达枫香嘴仅距城十五华里路程时,脱离了险境,大家长长松了一口气。

压龙关突围战,我们不但击败了敌人,未损一兵一卒,而且还活捉土匪三人,缴获步枪三支,手榴弹五枚,打伤土匪一人。

中午,全区工作人员在张玉振书记的率领下安全到达县城。到城时,看到城里气氛异常紧张,迅速吃了一餐饭后,又和县人民政府全体工作人员 、解放军部队一起,在张佃一县长的率领下,撤离印江县城,赶到思南。

责任编辑:符迪

相关热词搜索:突围战 压龙关

上一篇:印江城的老时光
下一篇:乌江边上的千年古镇——思渠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