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河村民拒绝高价出售清朝木刻牌匾
2015-08-03 14:57:24   来源:走进沿河   

摘要:在沿河自治县板场镇,只要提及大松村的曾庆煌,30岁以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不因别的,只因他家保留有220多年的四合院房子和清朝时期留下的完好无缺的木刻对联、牌匾等。

在沿河自治县板场镇,只要提及大松村的曾庆煌,30岁以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不因别的,只因他家保留有220多年的四合院房子和清朝时期留下的完好无缺的木刻对联、牌匾等。

几年前,曾有人上门出几万元想购买那些对联等物件,曾庆煌没有因钱而动心。人们被他的决心和信心所感动,记住了他的名字。

“文化大革命时期,要不是我悄悄跑回家将这些对联、扁、神龛等物件藏好,早就被销了。”谈及这些东西是怎么保留下来时,曾庆煌有些激动地说。原来,曾庆煌在板场完小读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一天,他在学校听说“立四新,破四旧”的运动第二天就要到他们的村了。他心里明白,他家是地主成分,家里祖宗留下的东西较多。因为“破四旧” 就是要将过去遗留下来的东西全部消除掉。于是,他非常着急,连夜赶回家里,将家里的对联、扁、神龛等物件藏在了无人知晓的地方,才免遭一难。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才将那些物件,重新挂放出来。

“不知是哪里的人,多次上门以6万多元的价格要我将木刻对联、扁、花窗卖给他,遭到了我的拒绝。原因很简单,这是祖宗留下来的,出多少钱我也不卖。”谈到有人上门购买这些祖宗遗物时,曾庆煌说。

在四合院房子里,记者看到,虽然房子有些光景了,但看上去依旧棱角清晰,十分稳固。堂屋内4副木刻对联,每块有30多公分宽,3米多长,刻度深达1寸5分厚,文字清晰,每副对联末均有名字。两边厢房相互对应,六合门呈一字排开,花窗点缀期间,很是好看。每间屋子都有人住,看上去依旧干净、整洁。到处散发着古色古香的味道。行走其间,倍感舒适、惬意。

“每五天要扫一次地,每年要请师傅捡一次瓦,因面积大,师傅要半个多月才能捡完,需付近3000元的工钱。有些腐烂的木板,该换就换。”提及如何保护这些遗物时,曾庆煌说。

2014年12月,铜仁市诗词楹联学会给他颁发了“楹联文化之家”牌匾。 

“房子及牌匾现在基本上都是完整的,我担心随着时间一长,一些木块会慢慢坏掉。我的想法是哪里坏了,就像古时候那样进行维修,以尽量保持原样。然而,我的精力等都有限。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保持干净,整洁。能修就修,能补就补。”采访中,曾庆煌对记者说。

如今,62岁的曾庆煌虽然没任村干部了,但还是镇人大代表。他一边搞养殖为村民作示范带动,一边管理好祖宗留下来的遗物,生活过得倒也平静而惬意。

相关热词搜索:木刻 牌匾 沿河

上一篇:8月6日起 铜仁市主城区7条公交线路有调整
下一篇:梵山印水绿意浓——印江创建省级森林城市促进城乡统筹发展纪实

分享到: 收藏